听前人讲过去的故事2016(一)
2016-06-01 22:28:49
  • 0
  • 1
  • 7
  • 0

童年的乐趣——听奶奶讲故事    陈星


小的时候,我住在小山村里,整天只能和弟弟在山坡上玩。没有手机,没有游戏,没有电视,唯一的乐趣,是在饭后星光上家门口,静静地听奶奶诉说她听到的故事。

奶奶讲的故事非常多——

从前,有一对夫妻,他们很恩爱。男子以打渔为生,女子则从事纺织手工,添补家用。但是他们有一个遗憾,就是没有孩子。

有一天,男人出去打渔,把网撒下去,好几次都是一无所获。终于,他的渔网,捕到了一个极其沉重的东西,用力拉了好久,终于拉了上来。可是令他惊奇的是,那只是一个盛饭的盒子。渔夫打开盛饭的盒子,发现里面有十只闪闪发光的弹珠,便带回家给妻子。但从此之后,他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于是他们就把那弹珠视为宝贝。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这事传到了当地一财主的耳朵里,财主派人来抢。俩夫妻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出好办法,就把弹珠全藏在女人的嘴里。那些人态度凶恶,要这对夫妻把“宝贝”交出来。女人吓了一跳,一不小心,就把这些弹珠全部吞进肚子。于是财主派来的那一帮人,只好悻悻而去。

第二天,女人便产下了十个孩子。但神奇的是,他们一个个都与众不同。第一个头很大,第二个头很长,第三个脚很长,第四个很贪吃,第五个很爱哭,第六个千里眼,第七个顺风耳,第八个嘴很大,第九个会飞,第十个会和动物讲话。

于是夫妻俩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老三走进海里,海水只到他的膝盖,于是他身上背着老二,去海里捕鱼。老二手一抓,就是一大把,放在老大头上晒。晒好了却被老四吃掉,老五只能在旁边哭,老六在家里看见了,便和父母说,让他们教训老四。老七什么都听见了,便让老四回去向父母认错。

发洪水了,只要老八张口喝两口,洪水就被吸得精光。来台风了,老九飞出去,把被台风刮走的东西,捡回来。村里啥大事小事,都是老十先知道……

奶奶讲的故事非常多,但最使我们惊心动魄的,还数那些与鬼怪斗智斗勇的人们——

有一个孩子在洗菜心。一只猴子(一种獠牙利齿的猿类,指甲特长,会吃人。但不知道叫什么)走过来,讨菜心吃。小孩子出于畏惧,给了它一个。结果猴子一连吃了好多个,它都不满足。孩子不给了。猴子便放下狠话:“臭小子,我晚上要去挖你的心脏吃。”

猴子走后,孩子便坐在地上哭。

这时来了一个卖针的人,说:“孩子,孩子,你怎么了?”。孩子说:“猴子晚上要来吃我,我很怕。”卖针的人说:“别怕。这些针给你吧。”

卖针的人走后,孩子又哭了起来。一个挑着黄豆的老翁路过:“孩子,你为什么哭?”孩子说:“猴子晚上要来吃我,我很怕。”挑着黄豆的人说:“别怕,我把这些黄豆都给你。”

这段时间里,孩子还收到了辣椒粉、磨面粉的石臼。

天很快就黑了。孩子按照那些好心人说的,一一做了万全的准备。

晚上猴子来了,感到口渴,就去水缸喝了口水,结果把舌头给辣坏了。去洗了把脸,被毛巾上的綘衣针扎瞎了眼。猴子摸着黑,爬上楼梯,踩到了楼道上的黄豆,摔了一跤,头上的石臼掉了下来,把猴子给砸死了。

小时候我总觉得人们厉害。现在我逐渐认识到,这个故事,其实表现了人类团结一心、共同对抗邪恶势力的意志与决心。

下一个故事,仍然与猴子有关——

“孩子乖,妈妈去一下外婆家,马上就回来。”两个女儿把妈妈送走后,便听话地呆在家里,等妈妈回来。

不久天黑了,门外响起来敲门声。小女孩们欢快地跑过去,迎接妈妈。一开门,她们就握住妈妈的手,但马上就把手收了回来:“妈妈 ,你手上怎么这么多毛?”“孩子气呀,这是因为外面下雨,你们外婆给我披了件蓑衣。”

“妈妈,妈妈,天那么黑,我把灯点上吧!”

“不不不,不用了,妈妈看得见。”

“妈妈,我们去后门收衣服了,很快就回来。”

“快点啊!”

其实,聪明的小女孩,并没有去收衣服,而是爬上了后门的大树上,等着“妈妈”来找他们。“妈妈”见她们很久没有回来,便出门寻找。

“妈妈,我们在这里呢!”

“你们在上面干什么,快跟我回去睡觉。”

“上面可好玩了,妈妈你要上来吗?”

“好啊,可是我上不去。”

女孩们缓缓放下一条打着圆结的绳子,说:“妈妈 你把头伸进来,我们可以拉你上来”。

“妈妈”想也没想,迫不及待地照做了。两姐妹见其上钩,使劲往上拉,猴子便被吊死了。

原来她们的妈妈在回家的路上,被猴子吃掉了。机智的姐妹俩,识破了猴子的诡计,想了一个办法,打败了它。

前人的故事都十分精彩迷人,充满了前人智慧的结晶,给人无限的畅想。这一个又一个文化,不应该被埋没。像我们的老师一样,把其收集起来,让更多人分享,是很有意义的。


失去复出的一群小伙   张睿


我的童年在矾山镇度过。而我最快乐的时光,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外婆是一位积蓄、慈祥的人。她给我讲了许多神秘、有趣的故事,让我现在无法忘怀。

我外婆家后山上,有一个神秘的山洞。黑漆漆一片的山洞中,有源源不断的水流出。这些水异常清凉,夏天更是如此。平常我都和小伙伴们在那里嬉戏,可是,听我外婆说,从前有几位小伙子,因为好奇,就结伴走进了山洞。结果他们就消失了无影无踪。他们的家人四处打听、寻找,却没有任何收获。

就在这时,这几位小伙子又从另一座山洞里神秘出现,并回到各自的家。他们的家人询问他们去哪了,怎么连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他们?

你猜他们怎么说?他们说他们进了山那边的一个山洞。山洞尽头是一片田地,他们觉得没意思,就回来了。他们猜,也就过了几个小时吧!哪曾想到,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而且,居住在这个地方的人都知道,山洞尽头是死路。

这是一个废弃的矿洞,只是因为多年没有人进去,显得神秘。经过几个小伙子失踪又复现这件事,这个山洞又多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爷爷的一位朋友  琪慧


今年的冬天格外地冷。凛冽的寒风“嗖、嗖”地划过脸颊,吹得人瑟瑟发抖。尽管在这样的季节,却总能听到奶奶在念叨着过去的往事。

那时候,爷爷和奶奶还住在农村。那儿有条小溪贯穿着全村,是村民们洗衣、洗菜的地方。爷爷人缘还算不错,朋友挺多。唯独与邻居老张,关系最好。

老张的儿子、女儿,都外出打工去了,一年到头,很少回家。平日里,老张以卖荔枝为生。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老张却从不小气吝啬。一有闲暇,他总是转悠着,到爷爷家,找人唠嗑,身后提着个盛有荔枝的篮子。

爷爷很高兴,总喜欢和他坐在家门口聊天,边喝着家酿的米酒。那时还是少年的爸爸,见到爷爷的朋友老张来了,也十分高兴,因为又有荔枝吃了。爸爸立即接过篮子,坐在台阶上,剥着荔枝,一颗颗塞进嘴里。

直到太阳落山,老张才回家而去。尽管劳作辛苦,但对爷爷来说,那时候的时光,却是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光。

终于有一天,老张说自己胸口有些疼痛。爷爷只以为他太累了,便劝他好好休息。老张自己也这么认为,便休息了几天。不料,当爷爷再去看他时,他向躺在床上,已憔悴了许多,直说胸口疼痛。爷爷找同村人借了手机,联系到了老张的女儿,女儿把老张,送去县城一家医院。之后便再无音讯。

爷爷多次想到医院看老张。但县城离乡村,毕竟有一段距离,况且不识几个字,到县城医院找到老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后来,老张的女儿回来了。她说,老张已经出院了,现在住在她家里。这次回来是为了收拾老张的东西,顺便向爷爷道些谢谢。

随后,老张的女儿便坐车走了。

从此,村里再也没有像老张那样,跟爷爷聊得来的人。每当村头荔枝红了,爷爷便想到他的这位老朋友。


文革时期一个家庭的悲剧   鑫泽


我们的初中老师给我们讲过,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出现了许多红卫兵,他们深受《毛泽东语录》的影响,只听从毛泽东的话。任何有关文化大革命的坏话,他们发现了就毫不犹豫地告发。曾经有一个学生,在家中吃饭的时候,听到父母骂文革,便暗中跑去告发了他们。不久之后,就看见自己的父母被红卫兵抓走,押着整条街游行。此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的父母。

文革时期,红卫兵几乎每个学校都有。我们学校也不例外。那时候,红卫兵争着赶到天安门去见毛泽东,我们学校也去了很多人。

文革时期最悲惨的,当属批斗会。初中老师说,我们学校操场边缘原来是一个化粪池。当时被批斗的老师,就会被学生把头按进化粪池中。这样,迫害了太多的知识分子,侮辱知识分子的人格尊严。


奶奶的唠叨  雨欣


从记事的大部分时间起,我就是跟奶奶长大的。父母工作忙碌,爷爷去世的早,所以奶奶便又当妈又当爸的把我扶养。

现在,奶奶去世已两年。身旁再也没有够“啰嗦”的人。那一声声响在耳旁、砸在心头的话:“饱汉不知饿汉饥,唉,你没经历过那动乱的年代,不知道吃饱饭是件多奢侈的事!”、“人这一辈子要知足,生活便要踏实地过。”

现在我逐渐懂事,才知道这些话是过来人亲身经历之言,倍为珍贵。


爷爷懊悔的一件事   晶晶


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

“替罪羊”一词,便是出于《孟子.梁惠王》这段话。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爷爷跟我讲过的一件事:

“在他们村里,有个小广场。广场的墙上,画满了一条条杂乱无章的线条,像一幅奇特的风景画。这幅画,是一个弱智的孩子画的。这孩子被别人称为傻子。但他的父亲对他很好,每天给他几根粉笔,让他到广场上随便画。

“小时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他。有一次,那个傻子忙于作画时,我抢走了他的粉笔,撒腿就跑。他生气了,拿起石子朝我扔了过来。没想到扔得挺准的,正好砸在我后背上。我生气地把粉笔抛进河里,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向他扔了过去,没想到,竟砸坏了别人家的玻璃。

“屋里很快出来一个女人。她朝我大喊:是你干的?我没敢承认,便指向那个傻子。那个女人走到傻子面前,问他:是你拿砖头砸的?傻子没有回答,只有用呆滞的眼神望着她。

后来,那个女人打了他一巴掌,离开了。只剩下一个可恶的家伙,和一个闪着泪光的孩子。”

故事说到这里,爷爷叹息一番。看得出,他内心充满对自己错误行为的悔恨。

“那后来呢?”我问我的爷爷。

“后来……”爷爷继续说:“一年之后,这位弱智的孩子,因为患了并发症,离去了。人世上只留下一面画满一条条杂乱无章线的墙,同时也给我留下了不堪回首的记忆”。


  尊师重道遭到践踏                  子琦


外祖父的脸突然阴了下来,很久很久,他都没有回答我。

文化大革命时期,在一高(当时是平阳中学),外祖父还只是个学生。与其它许多学校一样,平阳中学的红卫兵,分成两派,互相对立,把另一派当做敌人。他被分到了其中的一派。最后,他所属的那一派,反正是输了。

外祖父亲眼看到另一个派系的同学,打压老师,那场面残忍不堪,没有人性。他们不让老师上课,如果老师点名,他们就拿着剪刀,要与老师干一架。对这一切,外祖父虽然没有参与,但又感到无能为力,有时不得不附合那些心理扭曲的同学的煽风点火。

在那个荒唐的年代,外祖父曾因为偏袒了老师几句,被红卫兵抓到厕所殴打。从而他再也不愿与别人打交道,特别想逃离这个世界。蛮不讲理的时代,给许多正直善良的人们,心中留下了伤创。


爷爷,一个纯朴的农民  鹏镥


爷爷说,以前我们这个家族生活不错,有十几亩地,他的祖父、他的父亲勤奋劳动,勤俭持家,使日子过得殷实,不愁吃穿。到了爷爷这一代,时代发生巨变,一场接一场的社会事件接连不断,家道才开始中落。由于田地比别人多出了几亩,爷爷被评为地主。而地主是遭到人们歧视的。因此,那个年代,整个家庭的日子,可谓苦不堪言。

直到改革开放,萧条的景象才逐渐消失,家里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令爷爷高兴的是,他买了一辆自行车,是我们这个村唯一拥有自行车的人。骑着自行车出去,特别帅气。

爷爷还说,我爸爸小时候特别淘气。常常会爬到邻居家种的柚子树上,看看树上有没有柚子,有就摘一个走。还会爬到藤上摘葡萄。

爷爷还给我说了其它许多以前的事。听爷爷的诉说,我感受到他对曾经的生活的向往。尽管没有彩色电视,尽管没有空调,尽管没有轿车,但生活却十分充实。爷爷对以往的向往,不无道理。原始的乡村生活,并非就是落后,而是有它的美好、可贵之处。

时代在变,我们的思想也会变。但不变的是人心,是我们人心的最原始的感觉。正因为有了那种最原始的感觉,人们才不会忘本。


头上三尺有神明   秀江


今年大年初一的凌晨,我还在被子里酣眠,就早早地听见奶奶在门外敲门的声音。看一下手机,只有6:30。当我带着浓浓的睡意开了门,只见奶奶早已穿戴完毕,生龙活虎准备出发了。只见她左手提着红色的彩灯,右手还有一大把香。一看这架势,不用说,是要去寺庙拜佛去了。

她看见我还穿着睡衣,便一边督促我换衣服,一边严肃地说:“神仙可不喜欢懒惰虫。你这样中,神仙怎么会保佑我们呢?”爷爷奶奶是很信鬼神的。他们认为,鬼神是对一个人邪念歹意的约束,也是对一个人品德的考验。他们常说:“吃饭不能掉饭粒,雷公会生气的。”“说话不能乱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爷爷奶奶的教导,对我的影响很深,因此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神的。也许现在有许多人自以为崇尚科学,不迷信鬼神。但我觉得即使你不相信鬼神,也要做到有所敬畏。

我听说过我们村的一件事。文化大革命年间,那时社会掀起一破封建、反迷信的高潮。又因为上面要开垦荒山,觉得上中一座座的坟墓很不雅观,因此就派了一些人到山上掘坟墓,把人家的祖墓葬掘掉。这不挖还好,一挖还真出了大事。先是一些人家的狗整天狂燥不安。有些人家,孩子也啼哭不住。甚至有夜晚在山中行走的人,竟然在同一个地方不住地打转,神神叨叨,真到天亮了有人叫了他一声,他才醒了过来。这就是民间所说的“鬼打墙”,一个人在原地不断地打转,只是被鬼困住了,怎么也走不出。问了当时一个有名的神婆,神婆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这些人,只知道一味的挖别人的墓,却不懂得敬畏鬼神。墓穴,是死人灵魂安息的地方,挖了人家祖宗的墓穴,灵魂无处可去,只能在世间游荡。狗等畜牲能看得见鬼,才会狂吠不止。小孩子能感知到,才会啼哭不安。”


老一辈的勤俭持家    文恒

大年初一,奶奶从楼下来叫我起来,我硬生生地被叫起来。奶奶叫我去楼下吃长寿命,说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风俗,一定要遵守:“吃了长寿面,就一定能长寿”。

奶奶经常给我讲以前的事。每天早上天一亮,她就要起来。这与我们现在的懒散生活,很不一样。她说:“在文革时期,她的生活很不好,每天只能吃蕃薯充饥,几乎都吃不上米饭。”文革后,虽然生活好了一些,但是她养育了三个儿子,很不容易。

她一个人把三个孩子拉扯大,现在孩子有出息了,她甚是开心。但是她还是认为,世间最好吃的东西是米饭。虽然我们会买吃一些好吃的东西给她,但她还是舍不得吃。勤俭过日子的习惯,终究还是改不掉。


一段往事   紫琪

这个寒假,我去了外婆家呆了几天。不仅仅是因为对他们的想念,还为了完成我的政治作业:听长辈讲故事。

我的外公生于五十年代。在像我这样年纪的时候,便发生了历时十年的文革。外公说,他那个年代,有闹过饥荒,也有闹过虫灾。当时的经济科技,远远不如现在。在闹饥荒的时候,许多人家里,连一粒米没有,只得到外面啃草根、树皮。

“那些东西怎么能填饱肚子?”我不禁发问。

“在那个年代,哪管什么饱不饱?能活下来,就已是万幸了。”

原来那个年代是这样。现在我可得珍惜今天的幸福,并珍惜粮食了。

外公说到文革年代的校园生活。他说,当时学校的教学水平,没有现在好。外公是一个好学的人。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他终于在村里唯一的一所学校上学了。每天都起得很早,步行好一段距离,来到学校。但他吃得起苦。

有一天,一些人在他学校的墙下,涂涂画画。一群人还把学校几个老师带走了。他回去问父母为什么,父母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并让他将一些书烧掉。外公怎么也不肯,他父母就拿棍子打他,他这才听了话。那些外公喜爱的书,就这样,被一把火烧掉了。

说到这里,外公叹了口气。


一位民国时期的青年军官  敏妍


舅妈的爷爷有一个兄弟。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他有一个那个年代较为响亮的身份——国民党军官。据舅舅、舅妈说,他生得十分帅气,比刘德华还要帅气。但他在大陆时,却一直未娶妻。大概是他志向高傲,要找个意中贤妻,不是一件易事。

后来,蒋介石打了败仗。舅妈爷爷的兄弟,随着蒋介石的军队,要撤退至台湾,舅妈的爷爷也要跟随而去。我们能够想像在拥挤的码头上,年轻的丈夫、儿子的官兵们,与家中贤妻、慈父慈母依依话别的情景。轮船即将开离之际,一位级别较高的军官走了过来,问我舅妈的爷爷:“小弟兄,你家里还有谁呢?”我舅妈的爷爷回答:“只剩下老婆、孩子和老母亲了。”那位军官当即让舅妈的爷爷留下,他说:“家里没有一个男人守着,这怎么行?”就这样,舅妈的爷爷,由随行人员变为送行人。

轮船突突地响着。黑烟咕咕地冒着。载满年轻军人的轮船,就这样驶向了台湾。徒留岸上拼命挥手的贤妻、老父老母、还有那些幼小的孩子。

舅妈的爷爷的兄弟到达台湾之后的头几年间,与他的兄长隔着一湾海峡,开始持续数年的书信交流。“家书抵万金”,对舅妈爷爷的家人来说,这每一封来自海峡彼岸的亲人的书信,都无比珍贵,给他们带来亲切、慰藉。在一封一封来自不易的书信中,家人了解到他在台湾升到了团级军官。再后来,两岸关系进一步恶化,通信就从此中断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收到对方的消息。

而海峡这边呢?舅妈的爸爸、姑姑们,因为有“台湾背景”的亲戚,而无法上学,有一家时间,他们家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现在,大陆民众的生活水平不断得到提高,海峡两岸的关系也有了很大改善。我们在温暖的灯光下,听着舅妈听过去的故事,感受着历史的沧桑。


那个年代的通讯    祖鑫

那时,爷爷是村庄中的茶站站长,生活还算过得去。当时托人买的电风扇,到现在还在使用,质量十分不错。爷爷说,那时担茶叶去桥墩,要走几十里的路。来回一整天,只赚二元钱,但许多人还是争破脑袋,去抢这个差使。通讯联系很不方便,有人从外地打电话回家乡,电话是转了N转,也不一定到达的。有人看报,说外国人在车里边打电话,大家都说他说瞎话。可见当时人们观念的封闭。


奶奶谈以前  艳红  

从事我就和奶奶一起生活。所以,我经常会听到奶奶讲以前的事。

奶奶说,她们小的时候很苦。她八九岁的时候,就要帮家里干活。经常帮她的父母,背着柴草,从山上走回家。由于家庭贫困,奶奶根本就没钱读书,所以她就认识不了几个字,很辛苦。她民我与弟弟好好读书, 这样长大以后,就不会像她那样,过得那么辛苦。

奶奶说,以前家里的物质生活匮乏。没东西吃。奶奶的父母,是做面条的。因此,她常常要背50斤的面条,跟山上的人换蕃薯丝。面条比较贵,一斤面条可换两斤蕃薯丝;但不易饱,而蕃薯丝较易饱。奶奶把面条挑到山上的村落,一家一家的问过去。把面条换好后,再把100斤的蕃薯丝背下来。

奶奶说,我们现在比她那个时候幸福多了。以前,如果一烂饭掉在桌上,也要捡起来吃。不然,她的父母就会打她。

奶奶说因为以前的日子很苦,所以我们才更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