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知识分子正如蒋介石所说的都是糊涂蛋
2014-09-05 13:15:04
  • 0
  • 19
  • 372
  • 0

    一篇帖文在各大论坛吵得沸沸扬扬。标题是:《蒋以为知识分子都是糊涂蛋》。帖文指出:蒋介石先生对文化人的印象坏透了,对民盟、张澜、黄炎培都没有好感。蒋以为中国知识分子许多都是糊涂蛋。


    如果是若干年前,蒋介石形象被妖魔化,人们会因人废言,认为蒋介石治国无能,故而怨天尤人,把当时社会出现的种种不良现象归罪到知识分子头上。认为蒋介石观念过于落后,没有认识到知识分子才是一个民族的精英,才是社会发展的进步力量。但若干年后的今天,随着许多史实的公开,人们对蒋介石的印象已大为好转。人们已经认识到,蒋介石是一个严于律己、重情重义、有雄才大略、有耿耿爱国中心的仁人志士,对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立于汗马功劳;对知识分子也是宽容的,许许多多有才有德的知识分子,都得到蒋介石的器重。这样一个杰出的人物,却对中国知识分子给予如此低的评价,实在发人深思。


    注意到,蒋介石批评的文化人,主要是民盟、张澜、黄炎培这些人。如果人们对民盟、张澜、黄炎培等人在三四十年代的政治思想和行为有更多了解,再联系五、六十年代这些知识分子的悲惨遭遇,人们会发现,蒋介石说这些知识分子都是糊涂蛋,并非毫无道理。民盟、张澜、黄炎培这些人,他们虽有忧国忧民的满腔热血,虽有民主和自由的强烈愿望,但他们不知政治形势之复杂,不知新民主主义理论之吊诡,不知有关人物、组织的德性,在走何去何从道路上做出十分幼年的选择。结果不但实现不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又使中国陷入一场新的浩劫之中。谓这些知识分子为糊涂蛋,一点也不过份。


    从这些事件中,我们得到的启示是:知识有双重性,有正确的知识,也有错误的知识。同样,知识分子也有双重性,有真才实学的知识分子,也有庸俗低劣的知识分子。我们要尊重知识和知识分子,但又要警惕知识和知识分子,因为坏的知识和知识分子,比缺乏知识、知识分子,还要糟糕,它会使我们事业的灾难加倍!不热爱知识和知识分子的民族,不会有希望;不警惕知识和知识分子,这个社会则是危险的,随时可以跌入万丈深渊。


    知识分子理当成为社会最有智慧的人,理当成为整个社会进步的先锋,为什么却会成为糊涂蛋?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致命的自负。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知识,其真理性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自己的知识固然有其可取之处,但在自己之外还存在着许多相异甚至相反的适应噼们也不乏可取之处,此外更有许多知识尚未得到人类的揭示。可悲的是,许多知识分子只看到自己知识的价值,把自己的相对真理当做绝对真理,而对自己知识的不周全之处视而不见。这种致命的自负,在实践上必然产生恶果。其二,不懂得理论与实践的差距。能在如何游泳问题上谈得条条是道的人,未见得善于游泳。这就告诉人们,理论与实践是有差距的,理论上虽然条条是道,实践上却未必行得通。从理论到实践,有太多的具体因素需要考虑、兼顾、协调。这就要求理论与实践应保持一段距离。只有在充分考虑各方面因素、而且时机成熟,才将理论付之实践。但许多知识分子则不然,他们一有理论就匆匆忙忙想付之实践;他们是把实践当成真空下的实验,把实践所必备的具体因素、具体条件统统撇开,不去考虑了。这样的实践岂能产生好的结果?再如,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思维、能力存在着先天不足。欧洲的知识分子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社会有地位,家庭有财产,拥有思想自由,有宗教修养,因此有温和的处世心态,慈善的心灵,有冷静的思维,有宽容的心胸。他们多才多艺,可以在议会辩论,争辩内政外交政策;可以从政,治理社会沉疴;可以经商,致力于生财之道;可以治学,专心探索真理。无论干什么事,都不至于走极端,有独立思考,有干练本领。但中国知识分子则不具备这一切。由于缺乏独立的经济基础和政治地位,缺少宗教熏陶,中国知识分子的知识结构残缺,思维方法不严密,这一切都使中国知识分子想问题做事情很难有心平气和的心态,很难有冷静的思维,很难对事物的现状和未来有清醒的观察。往往出现要么极端赞成某一家某一派,要么极端反对某一家某一派的知识愤青,像胡适、章士钊、徐志摩、冯至、宋美龄这样理性、温和、慈善、有从容不迫的大家态度的知识分子,总是少之又少。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要做的工作是:其一,坚决反对因噎废食,借口知识分子存在缺点,干脆排斥知识、打击知识分子,压制思想自由。秦始皇、希特勒、斯大林是这么做的,文化大革命是这么做的,古往今来一切独夫民贼都是这么做的。一旦知识遭到禁锢,一旦知识分子遭到迫害,社会必然变得一潭死水,再也没有活力可言。其二,对好的知识与坏的知识,对好的知识分子与坏的知识分子,要予以鉴别。如果不予鉴别,或者不善于鉴别,把好的知识当做坏的知识,把坏的知识当做好的知识,那么后果必然糟糕透顶,整个事业将会遭到遭到败坏;正如药物固然能够用于治病,但你缺乏鉴别能力,把坏的药物当做好的药物,把好的药物当做坏的药物,结果不但治不好疾病,反而会使病人的病情加重。鉴别好的知识与坏的知识、好的知识分子与坏的知识分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近读了这样一篇文章,题为《煽动家总令人振奋,思想家总令人扫兴》,读后为此文叫好。过去一个世纪,我们常常看到煽动家胜出,思想家遭到冷落的情况,如上世纪初梁启超、胡适、章士钊、徐志摩遭贬低,而陈独秀、鲁迅、胡适这样偏激的人反而受到民众百般抬爱;如袁伟时《现代化与教科书》理性清醒,冷静务实,反而被斥为殖民主义代言人,而为清政府腐败无能的对外政策辩护、却完全不讲史实的一些无识无知之辈,却被称这爱国主义学者,备受推崇。这一切均告诉人们,我们民族(包括政治家)鉴别优劣知识、优劣知识分子的能力,是极其低下的,我们民族的理性思维能力是不强的。必须深入反省!其三,在理论与实践中间,设一道隔离栏。让政治家回到政治领域,让知识分子回到学术领域,彼此之间不要越位。政治家应该尊重学术自由,不应就学术问题轻易发言,不要自以为是学术权威,不要把自己脸上贴上“思想家”的招牌。知识分子应专心治学。当然也可以就政治问题发言。但如果要影响政治决策,就要脱去知识分子这个身份,以政治人物身份出现,并严格遵守政治规则。政治家应有一个智囊团,其中包括才德俱佳的知识分子,充分倾听他们的意见,但最终必须依靠自己的思考作出判断,不能为知识分子的言论所左右。其四,知识分子要有良好的学风和学术修养。认真治学,广泛占有不同知识、不同事实,深入思考其中的内在联系,深入思考人性,再作发言,发言时不要逞个人意气,而是依照事情的是非来讲话;不搞投机主义,而是什么正确的就坚持什么,什么错误的就反对什么;不要偏信任何一个集团、任何一个人物,而是谁有不足就批评和监督谁;心平气和地与其他不同人物进行思想交流,不要动不动就给别人扣上“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的帽子。总之,良好的学风和扎实的学术修养,可以使一个知识分子不至于沦为一个糊涂蛋。


    我写此文,很重要的一个目的,是为了提示包括我在内的每个当代知识分子,我们虽然拥有不少知识,但我们不知道的知识更多,即使我们所知道的那部分知识,也是真假参半。因此切不可过于自负,尤其是需要将知识付之实践时,更是要反复斟酌,慎之又慎。我写此文,还想特别提醒国人,我们民族的知识分子生长环境特别恶劣,经济贫穷,政治人缺乏独立人格,思想上缺乏自由,教育充满狼奶,因此我们民族知识分子的人格、思维、能力很不成熟,思想和人格容易走向极端。因此,我们民族的知识分子,最容易产生糊涂蛋。我们要研究知识分子生长的规律,努力创造一个知识分子成长的更好条件,使我们今后时代的知识分子多一些有才有识的人才,少一些三四十年代那样的糊涂蛋。


    愿三四十年代知识分子的错误经历,能在每一个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中,警钟长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