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文革以前知识分子的文人气骨
2014-07-24 00:02:48
  • 0
  • 4
  • 138
  • 0

有人在互联网写了这样一段文字:“文革初期,红卫兵打人最疯狂的那段日子,杨嘉仁夫人--上音附中的校长程卓如,被红卫兵逼迫与另一教师对面跪着,相互用鞋底打耳光,红卫兵在旁边看着取乐,用如此恶劣的手段羞辱两位老知识分子,真是造孽啊!当晚杨嘉仁夫妇就自杀身亡,噩耗传来我深感痛心。他们俩是以死来求尊严,求解脱。”我看了这段文字,评论道:“这些是老知识分子,他们是有人格尊严的。”


    我觉得,五十年代那些知识分子,如傅雷、熊十力、周瘦鸥,以及那个出于对国家的热爱,出于对道义的坚守、拍案而起、撰写《驳文化大革命十六条》的刘文辉。在他们看来,士可杀不可辱,做人的人格比生命还宝贵,如果活着要以牺牲人格为代价,那么他们宁可玉碎、不为瓦全。他们有是非的判断。如果给他们钱,给他们权,但让他们说假话,让他们去坑害别人,他们就不会做。他们有几分清高,如果能够安心做学术,即使少赚一些钱,他们也心甘情愿。他们家里有许多书,他们把这些书,看得比生命还贵重。他们学问有三分,不会说成有四分,他们对自己不懂的领域,不会滔滔不绝地发表观点。他们在官员面前,有几分底气,他们认为官员只代表职位,而一个人最重要的,不是职位高低,而是内在精神文化修养。他们决不会说地震之时,弃生而逃的老师,是英雄,而会说这样的老师,充其量是胆小鬼。他们决不会说秦始皇伟大,而说秦始皇是暴君,破坏文化,草菅人命,对中华民族犯下滔天罪行。总之,五十年代那些知识分子,多多少少有中国古代那种“士”的风范,有着鲜明的民本情怀!


    在课外与学生聊天时,我指出,现代的知识分子,经过一波接一波的政治运动,以及近些年一切向钱看思潮的冲击,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他们在官员面前,诚惶诚恐,生怕得罪官员。他们追求金钱,把获得更多的金钱,看做人生的成功。如果遇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端,他们会以利益来审视,哪个国家得到更多的利益,他们就认为他们更高明。在学校评估中公然作假,用钱买论文来获得职称,收授钱包让劣质工程通过验收,他们从事这一切,得心应手,脸不红心不跳。他们有三分学问,就要说自己有四分、甚至五分。他们对自己不懂得的领域,也要大讲一通,把吹牛当做自信。他们家里没有多少书,如果有,也仅仅是一些娱乐类书籍。他们把地震到来,弃生而逃的老师,说成英雄,说他有个性。他们中许多人赞同秦始皇,把秦始皇看做千古一帝。


    我说,以前的知识分子,才算真正做学问的人,他们身上有文人作为文人的斯文气质。而现在的知识分子,文人之为文人的斯文气质,则已经荡然无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