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怀瑾格言领悟到的哲理
2014-04-23 21:36:55
  • 0
  • 2
  • 7
  • 0

 

南怀瑾先生是浙江温州人,1949年之后一直居住在香港。他学识渊博,思维敏锐,著述众多。他的许多著述,不但使我们了解到许多为我们所不曾听到的古代社会人与事;而且为我们判断这个时代面临的诸种问题,提供了正确的标尺。南怀瑾一生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钻研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同时,他也关注当今这个时代国内国际的学术动态、经济和社会发展,在许多问题都有着精辟的见解。

他说:“当年我读四书五经,都是要背的。小朋友们要放学了,心里高兴,一边嘴里唱着一边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把的。这样读书,心里会记住,一辈子忘不了。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默念一下,其中的道理就又琢磨了一回”。中国古代教育重视背诵,孩子在少年阶段,必须背诵许多古代诗歌名篇,必须背诵四书五经的许多篇章。这种背诵,显然是有意义的。他们的文学素养,不知不觉间,得到提高。许多做人道理,他们牢记在心。

他说:“我们中国文化的财产太大了,古文不懂,繁体字不懂等于丢了钥匙,这个财库的门打不开了。贬低中国文化,是错误的。四书五经、老子庄子、唐宋两代的诗词与散文、魏晋诗歌、宋明理学,都各有其光辉与灿烂。懂得古文,才能领略其中的奥妙。南怀瑾先生提醒我们,要培养学生阅读古文的兴趣和能力。中国古代文化,内容丰富,深刻,远非今天那些浅薄子所描绘的落后贫乏。要认识中国古代文化,从中汲取文言文,就必须打好文言文的功底。

他说:“师道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传统文化上的,‘化民成俗’四个字,教育担负的最大责任不是传承知识,而是移风易俗,这是师道的精神”,“教育是以变化气质为目的,但变化气质非常难得!”这里,南怀瑾先生把“化民成俗”解释为“移风易俗”,我是不赞同的。因为过去一百年的情况,表明移风易俗的提法,往往导致人们对原有风俗习惯一股脑儿地否定,并加进许多只符合官老爷口味、内容极其空洞贫乏的内容,结果必然破坏了传统文化,也败坏了社会风气。但把教育的目的说成了化民成俗、变化气质,却是很有眼光的。当今教育不再关心社会习俗、不再关心个人的气质与素养时,显然是弃本逐末了。

他说:“我现在发现,几十年教育的演变,不但读的书没有用,还浪费了孩子们的脑筋,把孩子们的身体都搞坏了。这样的教育下去,很多小孩子会变成精神病。现在是精神病开始的时代了,我发现很多年轻的孩子们精神都有问题了,归结起来是教育的问题,一个国家、社会的兴衰成败,重点在文化,在教育。”他这段话,揭示出三个问题:一,这个时代教育没用。所谓无用,就是孩子没有学到做人的道理,没有消除他们对人生价值与意义的困惑,而仅仅学到一些知识和技巧,仅仅学到一些生计取巧之术。二,孩子课业负担过重。虽然,他们学到了许多知识,也得到了文凭,但他们的身体健康,却遭到重大损害,他们在青少年阶段,感受不到人生的愉快。这实在是得不偿失。三,教育、文化,地位重要。教育、文化好了,国家才会好。把经济、政治看得比教育、文化更重要,是错误的。把洗脑、愚民的东西,当做教育、文化,则是强盗和流氓的行为,会毁掉整个国家。

他说:“作一个中国人,我常常问,你发财为了什么?以中国文化来讲,任何一个人发了财,要注意一件事:一家温饱千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你发了财,很多老百姓会怨恨的,眼睛歪着看,格老子怎么会发?读书出来做官,做了几十年的官,也同时造就了不少恶业。我老祖母就不让我去做官,一代做官九代牛啊。”这段话堪称醒世良言。它指出一个事实,即在中国古代,当官并不总是一件很风光的事,如果你当官清廉,百姓会尊敬你,但如果你当官贪财,百姓不但不会尊重你,反而会视你如仇,巴不得你早日倒台。它提醒官员,不要贪污腐败、欺压百姓,免得招人怨恨,祸及子孙。它指出这样一个道理,即平民百姓靠勤劳和诚实养家糊口,虽然清苦了一些,但对得起良心,也不必担心遭到清算,因此这种生活自有它的价值与幸福。

他说:“本来,一个人有了钱财,应该帮助人家,帮助亲戚朋友,乃至整个社会的贫人。可是,有的富厚之家,不但没有帮助别人,做社会福利、公益事业,反而因家庭的富厚,侈奢无度,这是富的不好,因此有时富贵反而害了人。”这段话,体现出南怀瑾作为一代哲者的智慧与慈悲。今天时代,有许多人在经商,赚取了大量钱财。钱财多,本身不是坏事。但如果钱财只为自己吃得好穿得好,无非是社会的资源从别个人口袋转移到他的口袋,他的致富,对社会又有什么好处呢?赚了较多的钱财,一方面既用于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另一方面又要用来帮助别人,乐善好施,才能既有益于增进社会福祉,又能使自己的人生过得充实,并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功德。在互联网上,我看到这样一段话:“就算一个人很富有,但如果他是自私的人,那他也一定是最痛苦的人。反之一个人就算一无所有,但乐于助人不求回报,那也一定是最快乐的人。自私自利带给人的永远只有痛苦,行善助人永远只会收获双倍的快乐。”这段话,与南怀瑾先生上面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都道出了财富的真谛。

他批判凯恩斯的“消费刺激生产”理论,说这是“最坏的经济思想观点”。他说:“过去的西方包括欧美与中国的文化,是以勤劳节省理念为主。从‘消费刺激生产’理论出来以后,产生了今天工商业的过分行为。”“这个理论下各行各业都在千方百计引诱别人消费,将生存生活的理念彻底引到奢侈消费的方向,使大众感到生活代价高,活得很累,烦恼很重,全世界都被催眠了。”他这些话,十分宝贵,道出了现代社会发展方式的弊端,也体现出他对整个人类命运的关切。以消费灭刺激生产,虽有一些益处,但弊端太多,人类无法承受!一是民众的消费需求得到刺激,于是企业纷纷扩大生产,不可避免要消耗地上、地下的大量资源,短短一两百年间人类消耗的资源,远远超过以往数千年!这种势头不遏止,地球的资源终将枯竭,人类文明的丧钟也就敲响!由于消费得到刺激,使人们转向攀比物质享受,这既使人们活得很累,也使人们忘记了关心自己的心灵,实在是本末倒置!对个人而言,提倡节俭永远是一桩美德!对国家而言,不要刺激消费,而要倡导消费适度,而要保护生态环境和各种动植物,而要把国民的心思引导到在保障物质生活的同时,更重视精神生活,这才是立国之道,不但惠及当代,而且不伤害子孙后代。

他说:“中国几千年教育的目的,不是为了谋生,是教我们作一个人,职业技术则是另外学的。而且教育从胎教开始,家教最重要,然后才是跟先生老师学习。人格教育、学问修养是贯穿一生的。所以,社会除了政治力量、财富力量以外,还要有独立不倚、卓尔不群的人格品格修养,作为社会人心的中流砥柱。”这段话揭示出一点,中国古代教育,不是以灌输知识为重点,而是以传授做人道理、培养人的人格品格修养为重点。告诉我们,那种教育,才是健康的。言外之意,现代教育重知识不重人格品格修养,是教育的误区。

他说:“人生之道是:君子安其身而后动。要做一番事业,做一件事情,要有一个行动,必须先求身安,身安而后动。换句话说,就是人要有所立。人的一生要有所立,自己能站得起来,这个很难。现在人无所安身的道理,是心无所安,也就是无所立。” 南怀瑾先生这段话,苦口婆心,格外深沉。人活在世上,必须有所安,有所立。许多人,虽然有权,也不缺少钱,或者是体育、影视明星。但他的生活并不幸福,而是整天空虚得很,需要一些药物来麻醉自己。究其原因,是他心无所安,无所立。也有一些人,虽然是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财产也不很多,但他内心很快乐,究其原因,是他心有所安,有所立。一个人如果心无所安,无所立,那么遇到挫折时,就可能灰心丧气,遇到诱惑时就可能成为俘虏,遇到成功时就可能狂妄自大,遇到伤害时就可能大喊大叫。反过来,一个人如果有所安,那么遇到挫折,就会仍然保持心灵的平静的,遇到诱惑就有力量去战胜,遇到成功时就会保持谦虚,遇到伤害也能保持宽宏大量。真正强大的人,是心有所安,有所立的人。立的是做人的原则,立的是自己的信仰,立的是一颗善良正直的心灵,立的是自强不息的人生观世界观。现代人追求成功。如果人没有立住,成功带给你的不是幸福,而是痛苦,带给社会的不是益处,而是祸害。

他说:“所以我一生从不跟着时代潮流走,结果现在我的旧东西反而变成最吃香了。何以能如此呢?因为我不肯跟潮流走,潮流滚来滚去,我站在这里不动,它又滚回来了。所以信而好古,老老实实去修行”。二十世纪,有多少人跟着潮流走,批判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崇西方的科学、民主、唯物论、个人主义。但仍然有一些人,包括南怀瑾先生,不为新潮流所动,致力于捍卫中国传统文化。不肯跟潮流走,因为传统文化有许多珍贵的精神资源,抛弃了它们,是人类文明的巨大损失。不肯跟潮流走,因为传统文化包含的一些伦理与准则,具有永恒的价值,离开了它们,人类社会秩序就会崩溃。不肯跟潮流走,还因为那些新潮流偏激、片面、误人子弟。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喧嚣之后,越来越多的人,逐渐认识到新潮流的局限性,回到旧潮流上来。人们必然会对南怀瑾先生不为新潮流迷惑、坚守旧潮流的深邃眼力,表示由衷的敬佩,也必然会对南怀瑾先生在捍卫传统文化上所作出的贡献,给予深深的敬意。

他说:“现在有一句话,时代是进步的,这是我们现代人的话而且是从西方文化观念来的。站在中国文化传统的立场上来看,时代是退化的,人类是堕落的,是一代不如一代。认为时代是进步的,这是站在物质文明立场上来讲;认为时代是退化退步的,这是站在精神文明来讲。任何一个宗教都认为,人类是在堕落的。”南怀瑾先生对时代进步论的批判,是有道理的。其一,就人们所观察的而言,人类社会是时进时退,而不是不断进步。其二,衡量一个社会进步与落后,不是生产工具,而是人们的精神文化,精神文化才是文明兴衰成败的真正源头。南怀瑾先生这段话,提醒人们:要充分意识到当今这个时代人类处境的严峻性!即近现代以来,由于人类内心败坏,贪图享受,自私自利,狂妄自大,导致人类社会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退步、堕落。人类应该认真反思自己的思想与行为,净化自己的心灵。这样,人类才能摆脱目前这种退步、堕落的境地,为自己赢得一个较为美好的未来。

他说:“‘经济’二字在中国文化里头很严重,所谓‘经纶天下,济世救人’。后来西方文化一来,口袋空空的人把东西弄出来卖卖变出来钱就叫经济。这下中国的‘经济’观念完了。日本人把管财经的问题叫经济,这是很好笑的事。现在一提到经济就想到管钞票,要钱,这个文化问题很严重。”南怀瑾先生告诉人们,不要高估近现代学术理论的价值,不要低估古代文化经典的价值。古代社会,学者以造福天下苍生为己任,追随美德,崇尚公平正义。学者判断事物的好与坏,始终坚持人性和道德标准,如果能够带来利益,但不合人性和道德,他们就认为是坏的。古代学者往往是通才,不但对这一学科有研究,而且对其它学科有研究。因此,他们得出的结论,更为客观、全面,更加能够实现促进社会的健康发展。相比之下,现代社会做学问的人,只为稻梁谋,缺乏对公平正义的热爱,没有对天下苍生的责任。他们在判断什么是好的经济、法学、伦理和政治时,只有利益标准,而没有道义标准。他们隔行如隔山,只研究某个领域,却对其它领域却一无所知。这样的社会科学,充其量只是雕虫小技,无法揭示人类社会的丰富性、多样性与复杂性,它制定出的对策总是治标不治本。从而提示人们:要从事社会科学的研究,必须有扎实的古代文化功底,同时还要有济世救人的仁义情怀!

他说:“我们不要毁谤看不起其他的宗教。任何宗教有一个基本的共同点,都是教人做好事做好人行善道,行善程度的深浅是生天的根本。行善道接近于禅定。一般人以为只有形式上的念佛拜佛打坐叫学佛,如果心理行为外在行为等种种习气没有转变,你纵然修了一辈子能不能生到初级的天还成问题而且相当成问题。”南怀瑾先生这段话,阐述了以下道理:一,作为宗教徒,不应该看不起其它宗教,而应促进不同宗教的和平相处。二,不同宗教,虽然具体教义不一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教人做好事。因此,各种宗教的存在,都能够提高人的道德,都能够使社会风气变得更好。三,信仰一种宗教,不仅仅是认可该宗教的教义,而且应该使自己的习气得到转变,变得更善良,更克己。仍然有许多信仰这个宗教的人,看不起其他宗教。也有一些不信仰宗教的人,认为宗教对于社会,积极作用很有限。南怀瑾先生这段话,对于纠正他们对宗教的偏见,是有益的。

他说:“中国文化分三道,师道、君道、臣道。师道超然独立于帝王和父母之上,这是做老师的尊严。上古历史有三公,当了皇帝还要请老师讲课。唐宋以后,做皇帝也要进修,每个月要请一个老师来讲课,老师是大臣学士或者翰林院的大学士,请来的这些学者叫经筵侍讲,直到清朝还保留这个制度。师道超越了做领袖做皇帝的君道,和做宰相、做好干部的臣道,这三道本来合一的。古礼上,皇帝见到老师,老师不需要拜皇帝,师道很了不起”。南怀瑾这段话,使我们认识到,中华民族一直有尊敬老师的传统,这是一种美德,有利于传续文化,有利于形成知书重礼的社会风气。

他说:“一个家庭能够常做好事,后代子孙一定好;如果你使坏喜欢做缺德事,就算现在聪明能干富贵荣华,将来后代子孙必然要糟。这是真的哦!我这辈子几十年来因果报应的事情看多了,很多都是现世报。错事干下去没几年光景便自食恶果惨兮兮的。传统文化有言: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方寸地指的是良心。”在许多人看来,因果报应,似乎是古代社会的愚昧观念,是封建迷信,是与科学相对立的。这其实是现代人的无知。因为事实上,封建迷信未见得是错误,科学未见得是正确。南怀瑾先生的一个杰出之处,就是不妄从现代科学,不贬低封建迷信,坚信头上三尺有神明,作恶必然为神所不喜,导致恶报,行善必然为神所嘉奖,从来招来善报。人啊,坚信善有善报,多行善,不作恶,你和你子孙,才能平安!一个良善的社会,必然建立在对因果报应的尊重上。

他说:“今日的世界,物质文明发达,在表面上来看,是历史上最幸福的時代;但是人们为了生存的竞争而忙碌,为了战争的毁灭而惶恐,为了欲海的难填而烦恼。在精神上,也可以说是历史上最痛苦的时代。人是莫名其妙的生下来,无可奈何的活着,最后是不知所以然的死掉。”这段话,既是对从东方到西方的世界各国,经济至上、金钱至上、物质至上的批判,同时也提醒人们,精神文明比物质文明重要,如果一个时代不重视精神文明,如果这个时代的人们不关心人生价值和意义,虽然物质文明繁荣,也是不能给人类以幸福的。

我不认为南怀瑾先生的每一篇文章,每一段话,都写得很好。在我看来,他著述中的许多观点,是值得商榷的。但他有他的了不起之处。他的了不起之处,在于他扎实的古代文化功底,在于他不但精通儒家文化,而且精通道教文化和佛教文化。读他的文章,大大丰富了我们对古代文化、对道教、佛教和儒教的了解。他的了不起之处,不但在于他的学识渊博,而且在于他重视修行。修行是现代人十分薄弱的环节!只有学识与修行并进,人们才有健康的人格,既实现个人幸福,又促进社会和谐!他的了不起之外,在于坚信三尺头上有神明、不认同无神论、劝人多作善、少作恶的宗教大师般的信念。他的了不起之处,在于他关心现代人的处境,劝告现代人不要迷失于对物质的追求中,而要关心安身立命之道,劝告国家不要迷失于对经济和科学的崇拜中,而要致力于建设温暖、有人性、有正义的精神家园。他的了不起之处,在于他始终坚信,中华传统文化,无论在过去,还是在今天、将来,都有其伟大价值,任何贬低和破坏中华传统文化的行为,都是鼠目寸光的,都很不应该:“文化是民族的根本。国家灭亡了还可以复国,文化灭亡了,就彻底地完蛋。”

我看到,互联网上也有许多人,在谈论儒家,说儒家思想有价值,说仁义礼智信有价值,主张应该让我们的孩子们读一读四书五经。但我又发现,他们对现代化的弊端,缺乏警惕;对动物和植物,也缺乏慈悲之心,似乎它们生来是供人类使用;认为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人类的精神也是不断向前发展;推崇猴子变人的达尔文进化论;夸大市场的作用,似乎只要充分尊重市场,经济上的所有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我觉得,南怀瑾先生不是他们那样的人。他不为现代化盲目叫好。他认为不能迷信市场的作用,更不能热衷于扩大消费。他推崇农业社会,说:“生活在农业社会时那种安定、清闲、自然、舒适的味道,实在是一种享受。”他不认为社会是不断向前,而是认为社会常常倒退、甚至有毁灭的危险,并为今天这个时代人类的处境,满怀忧虑。他不相信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西方这种学说,站不住脚。有一段话,很能说明南怀瑾先生与新儒家的区别:“近代,實為人類思想之一大轉變時期。其時交通發達,經濟繁榮,東西各國,往返頻仍,物質文明,日新月盛,而新大陸之發現,尤使人之眼界擴充,自尊心理增強,於往昔之聖哲遺訓、宗教道德,悉皆懷疑而毀棄之。所有謙讓、退隱、順從、皈依、信仰等觀念,幾盡視為變態之心理”。那些自称新儒家的人,虽然不是全部接受近代以来人类社会人生观价值观的这些转变,至少也是大半接受。而南怀瑾先生,则坚定不移地向近代以为人类社会人生观价值观的这些转变,持不赞同、不认可的态度。这一切,都使我意识到,他与过去一个世纪以来海内外的许多新儒家,不是同一类的人。而是有浓厚的古典儒家的味道。如果有人问我:你站在新儒家的一边,还是站在南怀瑾先生的一边?我想,我站在南怀瑾先生那一边。

一次我到商店买东西。我看到商店柜台放着南怀瑾先生写的书籍,我就欣喜,问售货员:你看这本书?他说:不是,是老板看的。老板经常翻读南先生的书籍。我说:这是好书!这样的书籍值得阅读!在网上,我发现一些商业上很有成绩的人,也以南怀瑾先生为师,仰慕他的学识和品德,我就欣喜,我感到,这些商业人士,他们的经商之道,会受到影响,会更多的为消费者着想,他们对待世人和邻里,也会更加温和、更有爱心。

我参加教研活动,看到教育专家在那里高谈阔论,什么花里花哨的新花样,就是不讲要培养学生善良的人格、文雅的举止,我就感到,这些教育专家的知识结构有问题,我就想,如果他们读一些南怀瑾先生的书籍,他们的讲课就会比现在好得多,能够给别人以教益。我看到,许多文化教育程度不高的人,往往容易喜欢上南怀瑾先生的文章,正如许多文化教育不高的人,往往容易成为宗教教徒,我就意识到一点,即现代的文化教育不好,贩卖了许多不讲传统文化、不讲宗教信仰的东西,使文化教育高的人,对于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望而却步。我同时又想,这些文化程度低的人,由于有南怀瑾先生著作的指导,看问题的正确性、为人的品德,未必就会比那些文化程度高的人逊色!在我看来,我们这个时代,无论是政治家、人文领域的学者,还是普通教师,读一些南怀瑾先生的著作、言句,是有好处的。有助于增加对传统文化的了解。有助于丰富对人生价值与意义的认识。有助于我们更加正确地判别这个时代面临的诸种社会问题。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