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化中国农民的人是混账东西
2014-04-16 08:55:03
  • 0
  • 1
  • 38
  • 0

一位博友这样写他的叔父:“叔父今年83岁,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来没有离开庄稼地,用他那辛勤的双手,耕纭着,耕纭着,收获了果实,收获了喜悦。叔父出生在战乱年代,当祖父逝世时,我的父亲11岁,而叔父仅6岁。艰苦的家庭环境,使叔父从小锻炼了坚强的意志。那时候,为了养家糊口,11岁的父亲跳起了家长的重担,而6岁的叔父却以长兄当父亲,惟命是从。小小年纪的弟兄俩,耕种着家里的2亩薄田,父亲从小性格倔强,做起活来不论轻重,常常让叔父不知死活的干活,干不好就劈头盖脸的打骂训斥,即便如此,叔父总是一句不吭地不还嘴、不还手,尽量按照父亲的安排把活干好。后来,家里养了一头小毛驴,叔父晚上牵着毛驴去山里驮炭,天明回来,稍微休息一会,还要牵着毛驴驮土,老宅的几间房子,就是小弟兄俩一驮土、一担沙,相跟着到北山砍棧子,一起打土坯盖起来的。生产队时期,叔父为了多赚工分,专门揽下生产队放羊的活计。因为放羊,一年360天,不论刮风下雨,不论春夏秋冬,都有工分。但是,放养的活苦啊,就不要说天热天冷,单说下了雨、下了雪,羊群不能进山,这百十只羊一刻也不能让饿着。于是,雨天叔父要去地里割草,雪天叔父要寻饲料,有时候,半夜三更母羊要产崽,叔父还要陪伴在羊圈照料母羊和羊羔。风霜雨雪360天,也真是不容易啊。在叔父进入花甲之年,适逢改革开放,土地承包。勤劳的叔父更是如虎添翼,他起早贪黑,把那几亩土地拾掇的非同一般。六七十岁的人了,他却像小伙子一样,腰板结识,精力充沛,赶紧旺盛,春天早上5点就起床,赶村上的起了床,他已经在农田里干了两个多小时的活计了。冬天狂风怒号,他却不怕寒冷,遇上晚上浇地,他一个人在地里要把我们几家五六亩的麦地浇完才罢休。这几年我们的地少了,叔父也越来越老了,我们劝他不要干地里的活了,好好享上几年福,好好安度晚年。可是,叔父却说,他不习惯休闲,没有活干,他那里都觉得不舒服,那里都感觉不对劲。没有地种,他就开荒,在涧边,在荒滩,他开辟了几十块小坪地,种上了庄稼,种上了蔬菜,收获的时候,他把蔬菜乐呵呵地一家一家送给我们,他觉得,这就是幸福,这就是快乐!”

读了这段文字,我们不能不对这位博友的叔父,产生由衷的敬佩之情。在这位博友的叔父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许多可贵的品格:勤劳,善良,正直,热爱生产劳动。在我看来,这些品德,其他千千万万中国农民,同样也具有。他们的物质生活虽然艰难,但他们并不灰心丧气。他们长年累月在田地里从事劳动,种植庄稼,放牧牛羊。他们与田地、庄稼、劳动、牛羊,形成了深刻的感情,离开了这一切,他们反而感到不习惯。他们觉得做人应该诚实,应该讲良心,并把这一切视为天经地义。

 近代中国许多文人、政客,百般丑化农民,说农民阶级是一个落后的阶级,说农民有小生产意识,自私自利,目光短浅。他们还声称,历代农民起义之所以失败,是由于农民阶级的劣根性决定的。在我看来,他们的这些观点,是不公正的。既是对中国农民地位和作用的无知,对中国历史的无知,也是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农民阶级的忘恩负义。就我而言,我始终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中国农民,充满深深的敬意。并要用我的笔,努力为中国农民辩护,使更多的人正确认识中国农民的伟大与善良,懂得他们决不比中国哪一位工人渺少,决不比哪一位读书人渺少,也决不比哪一位企业家、政客、军人或建筑师渺少。

 我观察当今的中国农民,有几点遗憾是,一是人口众多,但依靠农田,来养家糊口,远非一件易事。二是世代相传的许多风俗习惯、乡土气息浓厚的文化活动,过去一百年,丧失了许多。三是工业化、城市化和市场化,败坏了农民的品德。现在许多农民,再也没有以前那么诚实,再也没有以前那么淳朴。我看,这不是中国农民的本色,而是工业化、城市化和市场化,败坏了中国农民的品德,所造成的结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